喃喃の槿

多面花式厨。文渣画渣懒癌晚期。码字超慢。请善待

马克笔入门
辣鸡堆放
靴靴
少羽大天狗令我摸鱼
拐孩子判/多少年啊

爸爸们 爱情难道不能买卖吗!!
我天天捡垃圾求求你们让我抽到啊!!

“你睡着的时候,有没有感觉到我的血滚烫滚烫的?”

嘻嘻嘻

如今一提方小侯爷白衣卿相,就不由自主想到后来的词儿去
“杀色浮寒瓮
  一纸折扇多少恨
  犹枕南柯  良人似初分”

我的小侯爷啊

😂😂😂
他们都说叠草稿比不叠好看
我的线稿是有多丑(*꒦ິ⌓꒦ີ)

#日常许愿红绡帐暖#

【遇见逆水寒·结局之后(2)】说不是刀就肯定不是刀

*(1)问舟无情见前篇(因为我不会走链接)
本篇你们要的方好看的场合

*来一场异国的重逢

*河豚,去店里吃还是就地吃



ver.方应看

等下了飞机踩在京都的土地上时你还在感叹,原来古画修复这个职业……也有交换学习一说。
还是跨国。
“所以,为什么要是京都,还是枫叶遍野的十一月。”你蹙眉苦笑。
说来还不是怪自己。人嘛,总在极端心伤的时候想找许多许多事干,忙起来忘掉想忘掉的,心上破的那个大洞,填不满至少也可以装作看不见。

这交换学习,就是自回来后你“勤奋”学习工作的回报。

京都十一月末的枫叶,最是撩人。或在古寺高墙下,或在木桥石阶旁,漫眼醉人的红,风情万种。
与千年前汴京城的红叶是截然不同的美感,但又确实是似曾相识的景致。忍不住就湿了眼眶。
再不会有个人,唇角一抹似笑非笑的戏谑,眼里却有亮如星辰的欢喜瞧着你,将乌骨的扇子轻轻敲在你额头。

今年花胜去年红,可惜明年花更好……你又在哪里呢?

“小姐……中国人?一个人吗?”
有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了你的思绪,你回头,是一张素未相识的年轻脸庞。
见你迟疑着点了点头,年轻男子漾开了一个笑:“我也是!一个人!京都的红叶真的很美,可以同游吗?”紧接着举了举挂在胸前的相机,“我可以给你拍照!我,我还听说这附近有一家日料刺身做的特别好,可以去尝尝!”
有几分羞涩几分期待的神情,看上去不像坏人。你弯起一个笑,开口正要以“我这次是来学习不是来游赏的”为由拒绝时,一个清越中透着掩不住的霸道的声音直插了进来——

“你是不是忘了,有生之年,无论赏哪里的枫叶,你要与谁同?”

你不可置信地转身,一个人踏着满地的红叶信步走来,好像时光都被施了暂停的魔法。猎猎的风扬起他风衣的衣摆,薄呢围巾随意挂在修长的颈间,那一双桃花目,灼灼目光直看进你眼里——
是你再熟悉不过的明亮专注,和一丝隐晦的薄怒。

你呆滞着看着他走近你,走到你面前,扣住你的左手腕,直接把你拽走。
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不容置喙,连那萍水相逢的青年都好容易反应过来,才刚在你身后叫了一声,扣着你手腕走在前面的人就猝然转头,有点狠意地对他道:“我的。”

两个字,好像砸在了心上。

不知是巨大的狂喜还是极度的震惊,也可能是两者都有,你就这样被方应看拽着走了好久都说不出半个字,直到了一处流水桥边,他几乎是狠狠摔开你的手腕:“异国他乡,人生地不熟,半点戒心也没,说同游就同游?还是说要请你吃东西就心动了?你是猪吗?”
“我没……!”
这个人!怎么还是这样!话都不听你说完!而且当时你明明是还没来得及拒绝,哪就是要同意了???
可是,真好,真好啊。熟悉的霸道,熟悉的挖苦,熟悉的乱吃飞醋,熟悉的把你的安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。

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。

你愣怔地仰头看他,眼泪扑簌簌就落了下来。

方才还紧蹙着眉头满脸怒气的人突然就慌了神。
“别哭,我只是怕,你照顾不好自己,或者来的迟些,你就同别人跑了。”
你摇头又点头,冲他笑着落泪。
他展眉笑道:“不如今晚也带你去吃日料?刺身?嗯……河·豚·刺·身?”
你愣了一下,破涕为笑,提起拳头就冲他打过去,却被他稳稳接住举到唇边。
清浅如羽的吻落在你每一个骨节,偏生那人边吻还边抬起春水一般的眸子看你:

“还是……就吃眼前这一个?”




对不起了闷葫芦顾惜朝随缘写吧
dbq!!!!!


我……我是个画画的啊(小声bb)
不信你们翻以前的文章…
偶尔码码文记录下没被太太们写过的脑洞…
关注我哒…你们想清楚啦?
🙊🙊🙊

【遇见逆水寒·结局之后(1)】说不是刀就肯定不是刀

*叶问舟·无情·方应看·燕无归
*我觉得官方可能会捶我
*私设尘埃落定女主回去之后
*人物属于逆水寒,OOC属于我

***分线!都是分线!!!***

睁开眼的一瞬间,好似一场惊鸿照影的轻梦,终于走到了尽头。谁的明眸浅笑,痞戾深情,也终归 如轻烟散在浩荡的光阴中。
再触不得。
“可算醒了!你做了什么梦?怎么一直在哭?”
几乎喜极而泣的舍友们抓着你的手一阵乱晃,也不忘拭去你串串划过耳廓的泪。
你抬起眼,轻轻回握住丁亚亚的手说道:“若真如你念的判词,该多好。”

ver.叶问舟

书画修复的工作终于得到“转正”了,你再不用当师傅身后屁颠屁颠的小学徒。
今日是师傅引荐你去近来声名鹊起的书画局的日子。早就听说那书画局不止修复古画的技艺,有不少小师傅自己的丹青水平也很是了得。师傅引荐你时也特意着重了你擅绘。
跟着师傅转过三楼的楼梯,长长的回廊里不似一楼的古画展厅二楼的工作室,基本上都是馆内师傅自己的作品了。你驻足在一幅似曾相识的山水长卷之前,再迈不动一步。

从前有个人,会几笔勾勒出一个跃然纸上的你,巧笑倩兮美目盼兮,情人笔下出的岂止是西施,简直是九天的仙女下了凡尘。
他也会在七夕无星无月的夜里,以山水长卷作衣,送你满纸的指尖星辰,触手可及的璀璨也赛不过他的眉眼温柔。

可是。
可是。

“丫头,别看啦,以后有的是看!快过来啊!”师傅在远你好几步的地方喊到。
“好好,就来。”你应着正要提步,突然“啪”的一声,长廊的顶灯和壁灯都被人熄灭,你猛地转头,眼见着黑暗中那山水长卷,明明灭灭地亮起了满天星辰,银河璀璨。
有一把刻骨铭心的温暖嗓音自身后响起:“我在这幅画里加了萤石,白日时是青绿山水,光线黯淡时,便会亮起点点荧光。
“——这样哪怕天气不好,你也能看见满目星河。”

泪水骤然涨了上来,你颤抖着不敢回头。

“啪”一声灯光又被人打开,师傅踢踢踏踏地又走回来把你的身子扳过去道:“来来丫头,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小有名气的小叶师傅,以后就他带你,快叫声前辈!”
你猝不及防跌进那双如春雨远山的眸子里,那里面深深浅浅盛着的都是你。他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一眨不眨地向你伸开了双臂:

“叫什么前辈啊,叫师兄吧。”

ver.无情

离开校园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,终于得出空来回大学转转,却不想遇见人潮汹涌万人空巷的盛景——却是全往学校外走的。你摸不着头脑间拉住一个学生询问,对方满脸兴奋地回答,“隔壁警校来了省局刑侦顾问做讲座!千载难逢!错过可就再看不到了!!!”

所以……警察有什么好看的???

一不小心问了出来,得到了人家一脸不可置信的责问:“盛警官先不论业务能力专业水平,就他那张脸就够……哎呀我再不去占不上座了呀,你要想看也快些去吧。”
你僵硬的点点头,回以难以苟同的尴尬微笑。
不过这出街要封路,不论男女都眼放精光跃跃欲试的阵仗……倒像极了以前的一个人。
那个连街上的书生提起都会摇着扇子心旌摇曳地赞“皎皎月华清,寂寞刀锋冷”的那个人。
可再清的月华,再冷的刀锋,待转向你时,眉眼间都会染上尘世烟火的温柔暖意。

你轻轻吁出一口气。

十室九空的校园,真的缺了不少味道。连篮球场的喧闹情人路的碎语,都比往日少了许多。
你心下嘀咕,还不如回去陪月牙儿。没错,月牙儿——是你回来后养的猫的名字。
此时一对女孩迎面向你走来,你早早就听见了她们的笑闹:“你怎么没跟幺儿他们去听那个警官的讲座?他长得可不比你任何一个爱豆差,这算白嫖明星了。”“你可得了吧,你不还喜欢有实力有安全感的男人吗,人家这警官人称四大名捕无情再世,你怎么没去看?”

你骤然停住脚步。

你的脑子突然像打翻了一整坛面粉和水,全都糊了起来。
之前那个学生,说那个警官姓什么?
姓盛???
这么特别的姓氏,这么特别的姓氏——
你突然疯了一般在宽阔的校路上跑了起来。

待你跑到隔壁警校的礼堂时,讲座才结束不久。稀稀拉拉散去的人群,脸上有许许多多的敬佩,满足,感叹。你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站在灯火通明却空荡的礼堂前,突然自嘲地笑了起来。
慢慢走回去的路上,脚边的树丛传来咪呜一声轻叫,你蹲下身,看见一只缩手缩脚的小奶猫,便忍不住从包里摸出一块糖喂给它。小猫只顾着舔头都不抬一下。
你呼噜着它的毛小声念叨:“和我家月牙儿手感一样好呢……哎你干嘛!”
小猫突然从你手底下脱出去扑向了一个方向,几步就扒上了一个人的腿。
你抬起头,倏然睁大了瞳孔。然后就滚下泪来。
太好了。这次,没有站不起来的双腿,没有虚弱得让人心疼的哮喘,穿着警服的男子,身姿修长挺拔,目如寒星,面似雪月。
他看着怀里的猫咪,唇边漾起了笑意:“这么爱吃糖,”他转向你,眉眼间染上了尘世烟火的温柔暖意,“倒像极了咱们的糖球。”
你只会落泪,话都说不出来。
他走近你,伸出空着的那只手,拇指极尽温柔地揩去你的泪,“所以……能给我讲讲,‘我家月牙儿’,是怎么回事吗?”

对不起爆字数了,其他人明天再说!!!

补档 很早之前的
也是童年cp啊
但是我真的真的好喜欢凪彦呜呜呜
为什么不娶我(因为你沙雕啊)

来吧姐妹们
你不投我不投 应看何时能出头